第四十章 解局二

书名:杠上病娇王爷  作者:月华提灯 

本章字数:2067     更新时间:2017-03-11 11:37:10

“对,还真是用钱砸他。”道鸾想到那场面,就忍不住笑。

郑光一开始肯定是不答应的,但是架不住陈逊这位信使,拿着漫天的银票砸他,银票虽轻,却把郑光砸的头晕脑胀。如果一个人见到漫天撒银票,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?

“真是可惜了那些钱。”王舞摇摇头道。

“也不算是可惜,过两天就回来了。”又不是说砸在他身上就是他的,做做样子罢了。陈逊的家仆会把银票捡起来,然后陈逊再和郑光谈条件,那就简单多了。想要这些银票,想要更多的银票,就按陈逊说的做。不是常有骑驴人绑了一根萝卜在驴的眼前么,驴想吃萝卜,于是往前走,可是不管它怎么做,萝卜在眼前,它还是吃不到。

后来的事情就更加简单了,其实郑芸已经猜到无数次了,可是她缺乏证据,不敢轻易说是道鸾做的。那烧粮仓、放诱饵,都是道鸾做的。敌暗我明,明明猜到可能是对方做的,可是就是不敢确定。哪怕是确定了也无法反击,那种滋味该多憋屈啊。

“事情到这里就算结束了。”道鸾唏嘘道,“如果要说让我最惊讶的,大概就是郑芸的选择吧。”

“你现在算是置身事外了?”王舞问道。

“当然了,陈逊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东西,接下来他要做什么就跟我无关了。”要说陈逊答应的那么爽快,无外乎是为了复仇罢了。而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,那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。

“还好我与你是好友。”王舞啧啧叹道,她可不想与陈道鸾这样的人为敌,多可怕啊。

两人又说了些有的没的,王舞提到了谢重之,说:“谢氏小郎君想要拜你为师的心思不减反增,他虽然回会稽去了,但这些天又要来西陵。我猜,定是来找你切磋摴蒱的。”

“他来就来呗。”说到谢重之,道鸾反而有另一件事未解,“这么说来,那天会去的都是会稽的郎君。也就是说,你在等的人是会稽的?嗯……我猜猜,是谢氏?”

王舞脸一红,伸手去戳她的脑门,嗔道:“陈道鸾,不许乱猜!”

谁知道鸾被她戳得往后退,脱口而出叫道:“阿臻,不准再戳了!”

王舞的手顿时停住,道鸾身子也僵住了,气氛顿时尴尬。

“阿臻是谁?”王舞正色,问道,“你是不是趁我不在,勾搭了哪家的小郎君?”

道鸾立刻捂住嘴,闷声道:“没有!那是我家的狗!”

“你家的狗戳你脑门啊!”王舞恨不得拿起糕点糊在她的脑门上,居然不说实话!

雪稚在一旁看了直笑,然后她就接收到了道鸾求救的眼神。雪稚一笑,道:“王氏女郎误会了,阿臻是小郎君的玩伴,常常到家中来玩耍,久了也就与女郎熟稔起来,那孩子顽皮,喜欢戳女郎……的脑门,因而女郎故有此一说。”

说的跟真的似的,必须涨月银!道鸾小鸡啄米似地点头,就差在脸上写着“就是这样,没错!”

王舞一脸不相信,她审视着道鸾,说:“是吗?既然是小郎君的玩伴,你为何不早说?还说是你家的狗!你肯定在撒谎!”

“那不是我怕说出来丢脸吗?”道鸾捧心作西子状,“如果是我的家的狗还能骂,可那孩子……哎那孩子太不听话了!”

信你才怪!王舞还打算逼问,道鸾灵机一动,打断她说:“你要是再问下去,我也要问你那天到底等的是谁了!”

王舞顿时语塞,看到道鸾这一脸“试试看谁的逼供能力强啊”,她顿时有点发憷。只好摆摆手,假装大度说:“好吧好吧,我信你就是了。”

总算是瞒过去了,道鸾拍拍胸口。不过这一下倒让她想起了那个人,这是多久不见了呢?她托着腮,眼前似乎又出现那人的面容,只是有些模糊了。但是他说的话很清晰,清晰到陈道鸾一辈子都忘不掉。

“天地为鉴,我秦臻愿奉陈氏道鸾为士,以成道鸾国士之名。”

她的主公啊!她那慧眼识珠的主公啊!道鸾暗搓搓地下定决心,前生她未能助他夺得天下,今生就要把这天下送到他手上!然后她就是国士了,能够看着他成为九五之尊,位居人皇,坐拥江山,身旁美人无数——

身旁美人无数?道鸾茫然地抚上心口,她为什么觉得有点刺痛?

“怎么了?”王舞见她眉头拧成一团,忧心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道鸾摇摇头。

**

冬至一过,雪就扑簌簌地下起来。道鸾每日都裹得像只雪球,和陈昊那只小雪球凑在一起玩耍。本来每年冬天都是他们在玩,今年却来了个客人。

谢重之黑着脸把脸上那坨雪团扒下来,看着眼前这个他恨不得抓起来吊打屁股的小皮猴,扯了扯嘴角说:“真是顽皮。”

“明明是你准头不好,每一次都砸不中我。”陈昊眨眨眼,一脸骄傲。

谢重之这段时间好像挺闲的,不但在西陵小住,还天天跑到她这儿来。本意当然是找她学摴蒱,但是道鸾需要陪小皮猴,要让她空出时间来,就得自己亲自上阵。谢重之本来挺不以为然的,不就一个小破孩嘛。接触起来才知道厉害。

这小皮猴不但早慧,而且头脑清晰手脚灵活,每次像一只小猴子一样窜来窜去,瞄准的不是脖子就是脸。在听说他这阵子已经听烦了话本,跟道鸾借了些开蒙的书籍去看时,谢重之惊讶不已。这孩子的聪慧程度不比谢氏子弟差,甚至比如今许多谢氏子弟好上好几截。

玩得累了,两人就坐下休息。小皮猴砸吧砸吧嘴吃东西,翻着书也看得津津有味。谢重之看了一眼小皮猴,对道鸾说道:“令弟真是聪明,可有师傅了?”

“开春就送去西陵的私塾。”谢小郎君的身份不一般,道鸾便亲自沏茶。她手指翻动,嘴上答着话,“还算是个不错的私塾。”

说完,一杯热茶推到了谢重之面前。

谢重之仔细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,还算是个不错的私塾?那只能说私塾不错,没说到私塾的老师啊。

砸一下
送鲜花
评论
看过《杠上病娇王爷》的人还看过